专家搜索

我儿时记忆中的“广兴中医院”

时间:2012-10-09 17:14:13 来源: 作者: 浏览次数:851

分享到:

    广兴中医院是杭州城里最早最老的中医院,后来才有了省中医院。她的得名是因为她座落在庆春街盐桥西侧,木长巷和广兴巷之间。广兴中医院的正门在庆春街上,石门石柱是这一带比较有气派的街面房,边门是在广兴巷内,出边门广兴巷内是广兴中医院的医生宿舍。我夫人的同学史雪娜她爸爸是当时广兴中医院的院长,家就住在广兴巷医院宿舍内。儿时的同学经常去史雪娜家玩。子从父业前几年史雪娜还在市红会医院当工会主席。

  说起我和广兴中医院的渊源,是从婴童时开始,我是个男孩子,55年出生,婴儿时睡在婴儿床上啼哭,眼泪顺着面颊流进两边耳道,没有及时发现,得了中耳炎,而我家就住在广兴中医院马路对面司马渡巷,只有庆春街一街之隔。听我母亲说婴童时,我小毛小病特别多,都在广兴中医院看的病。母亲是三班制工人,有时夜班下班,清早就抱着我去广兴中医院看病,久而久之医生都认识我了。后来8岁上小学后,逐渐懂事,因为婴童时得了中耳炎一直未愈,也就经常自己去广兴中医院“耳鼻喉”科看中耳炎。

  记忆深刻的是广兴中医院进门后一条室内通道比较深长,而且比较暗。进到底后是一个天井,比较亮了。四周是二层的木结构房子,都做诊室用。在天井的西南角上有一间五官科诊室。像个住家的大房间,里面两张小的医生办公桌,一张牙科床,有一男一女两个医生,女医生看耳鼻喉科,男医生看牙科,给我看“中耳炎”的是女医生,好像姓陈,稍长的个子,比较清瘦,30岁不到的年纪,对待病人很和气。我滴耳朵用的一种药水,好像叫“氯霉素甘油”,滴进耳道内很痛的。我怕痛配了药不滴,所以中耳炎一直好不起来。这个陈医生她每次配好药都叫我拿药给她,亲手给我滴,我也没办法,只好服从,医生对病人好像家人一样。但愿陈医生现在高寿健在。

  我得中耳炎病史比较长,又加之自己不肯好好用药,所以后来两只耳朵的耳膜都有穿孔的后遗症,至今不小心有点炎症也要旧病复发一下。所以耳病犹在,记忆犹在。

  用现在的话来说,当年的广兴中医院是我们老百姓的医院。我一个小孩子拿5分钱挂个号,医生看病后,开个处方配个药也就几毛钱,也不存在看病难,看病贵,医患关系这么复杂等一些“现代”病问题。后来杭州成立市中医院,广兴中医院全部搬到武林门去了,成了杭州市中医院,也和我们相远了。80年代后期,中东河改造,庆春路改造,又把广兴中医院很有历史文化气息的老建筑连同她的“广兴中医院”这块老牌子统统给拆掉了。那时侯中国穷,不懂得保留有价值的老建筑,老牌子也是一种文化的保留。很可惜!

  今天杭报“西湖副刊”和杭州中医院发起“纪念建院六十周年,广兴故事”征文活动,激起了我对“广兴中医院”的美好回忆,那时的医院,那时的医生,依然在目,值得我们去回忆。那么今天的医院,今天的医生,有我们哪些更多的期待呢!

名医推荐查看更多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