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GLISH

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本站搜索

让青春再次飞扬

时间:2012-08-25 16:59:40 来源:杭州日报 作者: 浏览次数:749

分享到:

    我5岁那年得了肾病综合征,先是在儿保,后去省中,名医好药找了个遍,病情还是时好时坏。我记得最惨的时候是全身肿胀,头顶一按就是小坑,腿脚上也是,双手捏不成拳头,腹水,肚子胀大得不得了,站着都看不到自己的脚,尿检白蛋白++++,还有颗粒管型,血生化总蛋白量和白蛋白量倒置的。

    我爸妈急得不得了,到处托人去买人血白蛋白,一支当时就要几百元吧,而且因为是抢救用药,很难搞,但这针打进去总蛋白量提高了,腹水能慢慢地下来。妈妈那时随身都带着一把软尺,给我量肚子用的,每天早晚量,腹围小一点了就开心,胀大了又紧张。

    有医生好意提醒我父母,还是再要一个孩子吧,也有熟悉的医生建议找出水痘的病人过一下,如果能把肾病带好,最好,如果雪上加霜,那也认命。我父母倒底是不肯。后来就找到杭州市中医院。

    我第一次见到王永钧王院长已经是14岁了,当时的情景我至今都记忆犹新,他是白晰瘦长的一个老人,说一口绵软的杭州话,对待每一个病人都是慢悠悠,坦笃笃,笑咪咪的,他给我仔细搭了脉,看了化验报告单就让我住了医院,我记得他说:“蛮漂亮的小姑娘肿成这样,住几天医院,把腹水消除再说”。他说得好轻松,我心里却满怀狐疑,快十年了,我什么药没吃过啊,什么医生没看过啊,蛋白尿一直都在++和+之间徘徊,尿着尿着总蛋白倒挂了,再住院急救,一直如此。而且我对激素治疗是相当不敏感的,这个懂肾病的人肯定知道,一般来说激素治疗对急慢性肾病来说效果是最快最稳定的,而我偏偏就是那个特例,吃激素无效,所以,其它医院的医生对我的治疗一直都是维持,而没有能力治疗。

    住院后我才知道王院长让我吃的药是他独创的“雷公藤糖浆”和“清肾灵”,雷公藤是一种有剧毒的中药,内含分量掌控非常关键,正所谓以毒攻毒,用好了不但对肾病,对关节炎红斑狼疮什么疑难杂症都有很好的效果。而我,正好是幸运的那一位。非但是吃这个药非常有效,而且一点点副作用都没有。

    我对雷公藤糖浆和清肾灵的治疗非常明显,不但浮肿全消了,连尿蛋白也降下来了,我妈都不敢相信化验单,分别到几家医院去检查了,确认没错才相信,回到市中我妈哭着去感谢王院长,要给他下跪,感谢他救了我们全家,救了女儿。王院长非常谦虚非常客气,他是我见过的最有仁心仁术的医家,以致后来我们说起好医生的典范必定要拿王院长为例。

    王院长还是个有独特见解的风趣的人,因为从小生病,我忌嘴忌得基本上荤腥都不吃了,王院长知道后说,这怎么行啊?必要的营养不够身体也是不会好的。他“逼”着我妈炖鸡炖鸭给我吃,果然,我吃了胃口大开,病情却仍是一天天的在好转。

    我一直在王院长那里看病到17岁,全部检验都正常了,王院长让我不必吃药了,工作不要太吃力,不要吃很发的食物,不要吃高盐食品,不要肥胖……“就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了,以后生孩子的时候到我这里来我给你保胎。”王院长笑着对我说,而我早已将他当作我生命中一个值得尊敬和信赖的长辈。他就是那么细心,那么充满爱心的对待每一个病人!

    后来,虽然我不去找王院长门诊了(事实上除了因为我的病彻底好了以外,王院长的专家号难挂也是原因),呵呵,但是,我结婚喜糖什么的我都给他带去的,饮水不忘挖井人,我能有今天,我的青春能再次飞扬,我的起飞点是在杭州市市医院,我的领航员是我永远尊敬的王永钧院长。

名医推荐查看更多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