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GLISH

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本站搜索

张硕甫医师救了我父一条命

时间:2012-08-22 16:52:43 来源:杭州日报 作者:戎玉中 浏览次数:780

分享到:

    古人云:“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;水不在深,有龙则灵。”此语用于广兴中医院,我认为也十分妥帖。因为,小小广兴院,大大名医传。当年,广兴中医院并不大,但里面的名中医却不少,如叶熙春、张硕甫、许仲凡等人,医德高尚,医术超群。

    我的祖辈在绍兴。因钱塘江堤坍塌,祖父母逃难到杭州,寄居在今江干区弄口镇旁,现在的农业展览馆址上,种地为生。祖父是老实厚道的贫苦农民。因家境贫寒,父亲经人介绍,进城拜师学手艺,学的是做烧饼、馒头、糕点和面条。满师后,在彭埠镇上借用师傅的店铺,自己做馒头、烧饼、手摇机制面,母亲帮忙,自做自卖,现做现卖。祖父膝下有四女,只我父亲一个儿子,家中独苗,视若珍宝。

    大约在我9岁那年(没记错的话,可能是1948年),父亲患了一场大病,长烧不退,神志不清,命在旦夕。毕竟父亲是祖父的一根独苗,也是家里的顶梁柱。祖父每天从弄口走到彭埠,心里发急,一病不起,仅三天就去世了,时年50多岁。因为父亲在病中,没有把此事告诉他,我作为唯一的孙子去参加祖父的葬礼,但一直瞒着父亲。我母亲同样是心急如焚,不知怎么办好。

    后听母亲讲,一位好心人把父亲生病一事,传到了镇上的傅姓大户人家。我家与傅家都在彭埠“三角道地”,隔街相望,家人们碰面也会寒暄几句,我小时也去他家玩。傅吕源老先生是一位乐做善事的人,他愿意帮助。他写了一封书信,雇了一辆人力包车,派家人去请名医张硕甫先生。

    在当时情况下,像我们这样的普通人家,不可能办到这件事,但他办到了。那天早上,母亲让我在门口盼着,约摸九点多钟,有人报“医生来了”,后听得“叮当叮当”的铃声从西传来,由远及近,一辆包车停在我家门口,只见一位身着长衫、拎着皮包的先生急匆匆登上我家又狭又暗的楼梯,在小小阁楼里,坐在床边,为父亲把脉。张医生说,这是伤寒病,如晚几天就性命难保了,现在还有救,开个药方吃了看看。又向母亲关照了几句。

    三帖药下去,父亲的病情有所好转,后来又转了二次方,吃了几帖,父亲的病慢慢好起来了。说来也奇,父亲自此以后,没生什么病,一直活到95岁。父亲常常对我说,张医师是我家的救命恩人,我们千万不要忘记他。

    杭州解放了,1952年,我进宗文中学(现杭十中)读书。学校在皮市巷,广兴中医院在盐桥边的广兴巷,父亲让我去看望张老先生。有次,我跑去医院,打听到张医师在,到他诊室,向他深深地鞠了一躬,我说,张医师,你是我家的救命恩人。他问是怎么回事,我涨红着脸,笑笑就走了,因为当时我也只有13岁,并不懂多少人情世故。回去对父亲讲,他连连点头说,“好好,好好。”过几天,他挑担进城买面粉,也去广兴中医院拜望了张医师。

    多少年过去,听说广兴中医院已成为杭州市中医院。后来知道,忠清巷里的梁宅开辟为“广兴堂国医馆”,我去过几次。以后遇到身体不适,或者去看内科的许子春医师,或者去看针灸科的董月海医师。他们医术好,为人也好,时间一长,很谈得来,我们成了朋友。也许这是在延续我家同广兴中医院的情缘吧。

名医推荐查看更多>>